医学人文特刊之三
发布时间: 2012-07-27 浏览次数: 1711

病案背后的温情与敬意

    在建院90周年之际,北京协和医院第六届病案展正式拉开帷幕。通过此次展出的979份病案及相关资料的复印件,畅游在一代代协和名医的笔端,“病案”这两个字的内涵变得更为深远:它不仅仅是一份客观文书、一次科学报道、一本详实丰厚的教案,更折射出了大师们严谨的治学风范和对患者深切的关爱。
☼ 张孝骞、林巧稚、许英魁的病案记录
    1951年,一位慢性肝病患者入院,由于病情复杂迁延,医院先后组织了多次会诊讨论。张孝骞详细地记录下了自己的会诊意见和对后续治疗的安排。其中,几次的会诊意见都是密密麻麻的整页记录,甚至写满了页面的留白。之后的病历显示,张孝骞对这位病人的随访一直延续到了1965年。
    我国妇产科奠基人林巧稚书写的病案同样细致详尽。在担任住院医师时,她书写了一份分娩患者的入院记录。一位已分娩过4次的经产妇因为生活和经济因素,很晚才来会诊,入院后迅速分娩。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下,这份入院记录仍然细致、全面、规范并配有精美且直观的绘图。在升任教授后,无论是亲自书写还是指导下级医师书写,林巧稚的病案描述均十分细腻,突出与上次检查的变化,并且总有绘图辅助。
    从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神经科教授许英魁陆续发表了多篇临床病例报道,其中大多为国内首次,而这些报道均源于细致入微的临床观察。1935年11月27日,时任住院医师的许英魁接诊了一位28岁的重症肌无力患者。为了表现患者想睁眼却睁不开的表情,他甚至为病案贴上了一张患者的照片。当时,肌电图仪尚未进入中国,许英魁因陋就简地利用心电图记录下了患者运动开始时和用力之后的肌肉运作电位。之后,他对这位患者进行了长达6年的随访,直至1941年北京协和医院停办。
 ☼ 一辈子体味对手术的敬意和喜悦,把书写手术记录作为与自己相处的最真实的感受和仪式
    虽然跨越了90年,但从建院初始,协和病案就已基本包括入院记录、病程记录、会诊讨论、出院记录、手术记录等主要内容。研读大师们的“手迹”,虽然病案是对病情客观的叙述、对学术前瞻的探索,但一字一句并不让人觉得冷漠生疏,而是字里行间处处透出医者对患者的深情。
    妇产科教授宋鸿钊写病历的特点是十分细腻,无论是自己的想法、同行的观点,还是患者的角度,他都一一细数,有时可能略显口语化,但读来却让人感到十分亲切,更能体会到一位医生的良苦用心。
    他在一份病历中这样写道:“大家一致同意此次妊娠必须中断,以后也不可再有妊娠。但如何中断此次妊娠、当于何时施行绝育手术则意见不能一致。大体意见有两种:第一种意见(约占多数)认为患者已有大流血,目前先做剖宫术将胎儿取出,3个月后再做绝育手术,似较稳妥;第二种意见(包括本人在内)认为既已决定将来不能再有妊娠,则应于此次一并解决。”之后,他提出了自己支持第二种意见的理由:无论病人如何明白懂事,她对其心脏病严重性的认识不可能像我们那样深入。如果采取第一种意见把当前的问题解决了,事情冷淡以后她可能忘记了我们的劝告,3个月后不回来而回来时可能又再受孕,这也是人之常情……
    据说,宋鸿钊教授对写病历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曾说,作为外科医生,用心做手术,用心记手术记录,一辈子体味对手术的敬意和喜悦,把书写手术记录作为与自己相处的最真实的感受和仪式。
    作为全国疑难重症诊治中心,协和的很多病案都记录了医院的交接班制度、会诊制度、三级查房和疑难病例讨论。1963年12月4日内科大查房时,对一名黄疸患者的病历记录显示,为了更好地医治患者,会诊已有病理科参加。1982年对一名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合并Ⅱ型呼吸衰竭患者的内科大查房记录显示,参与会诊的有方圻、林友华、罗慰慈、宋元珏、黄席珍等大夫。病案甚至用对话的方式还原了当时会诊的场景:方圻教授提出了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本病与最常见的陈氏呼吸是否是一回事?”罗医生和朱医生回答:“不是一回事。”30年后读来,依然犹如置身其中。
 ☼名称在变、名医在变,但对病人设身处地的关爱始终没有变
    90年来,我国医学获得了飞速发展,而协和的众多病案则展现了历代名家对医学的追索、传承、扬弃和持之以恒。
    1924年1月18日的一份病历用了整整3页纸,详细地记录了内分泌科刘世豪教授在医学生时代,对一位搐搦症患者用鱼肝油治疗后临床疗效的观察,包括病人的主要症状,头部、颈部、胸部、心脏、腹部、生殖器、淋巴、皮肤等处的体格检查,家族病史和个人病史等。之后,刘世豪根据这一病例发表了他在学生时代的第一篇论文。后来,刘世豪教授与朱宪彝教授合作对肾衰患者的钙磷代谢改变进行了详尽的研究,著文发表于《科学》杂志,提出了第一个由中国人命名的疾病名称——肾性骨营养不良。
    通过90年的累积,协和病案还体现了现代手术技术的发展历程,许多解剖复杂、位置深在并有重要血管神经走行的部位不再是手术禁区。随着治疗观念的变革,众多病患不再“一切了之”。比如乳腺癌手术,从1984年的乳腺癌扩大根治术手术记录可以看到,虽然这一手术是乳腺癌规范化治疗的开始,但对患者的外形造成了极大的毁损。到1998年,乳腺癌改良根治术手术记录显示,保留胸肌并不会影响患者生存,却可明显减少对患者的创伤。2009年的乳腺癌保乳术手术记录则表明,对一部分早期的患者,将肿物扩大切除后并辅以放疗,同样可以获得很好的控制。而2010年的环乳晕切口乳腺癌保乳术手术记录说明,由于其优异的美容效果,在良性肿瘤中已经获得了广泛应用。
    90年,从1921年的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到1951年的中国医院、1985年的首都医院,再到如今的北京协和医院,协和病案的首页真实记载了医院院名的变迁。然而,名称在变、名医在变,但大师们刻苦勤奋、严谨扎实的作风没有变,对病人设身处地的关爱没有变。